評書網 > 都市言情 > 清穿小萌后:霸道四爺玩命追 > 第95章 那拉蕊兒
    一夜過后,蘇婉純驚喜的發現,胤禛的臉色恢復了正常,這也意味著身上的毒解了一大半!

    “蘇培盛,你快過來看看!”蘇婉純向蘇培盛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蘇培盛快步走了過來,看到胤禛的臉色后,笑道:“終于沒事了!”

    陸少安和滕忘川走了進來,看到胤禛后,滕忘川說道:“今天晚上會醒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說得三天能解毒嗎?”蘇婉純問。

    “解毒與醒過來不發生沖突。”滕忘川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醒過來但身上的毒沒有全解。”

    “聰明!”

    滕忘川也沒預料到胤禛能好得這么快,可見下毒之人并沒有掌握好藥量。

    “蘇培盛你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皇上和德妃娘娘。”蘇婉純說完,趕緊補充:“還有太后那邊也說一聲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蘇培盛顛兒顛兒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滕忘川再次拿出了銀針:“我要給胤禛扎針灸了,你們是留下來,還是回避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回避。”蘇婉純看見針有點暈。

    “我也走吧。”陸少安對醫術一無所知,就算坐在這里啥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楊太醫厚著臉皮又來了,他恭敬的站在蘇婉純的面前,客氣的問道:“大格格,您讓臣見見教主行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讓你見,是教主不愿意見你。”蘇婉純請人家過來給胤禛治病,哪能再給人家添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“不能通融一下嗎?”

    “真不能。”

    楊太醫嘆了口氣,落寞的走了。

    陸少安翹著二郎腿,嘚瑟的問道:“忘川可沒說不見,你為什么給推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和滕大哥說了,哪怕他再不愿意見,肯定會給我面子硬著頭皮見他們的;所以呀,我不能讓滕大哥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。”蘇婉純在現代的時候沒少遇到這種情況,人家帶著人過來了,你還不好意思拒絕,心里還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要是所有人都像你這樣就好了。”陸少安也不喜歡別人勉強他見不想見的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陸少安聳了聳肩,一臉的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此時那拉府的門前停下了一輛馬車,從車上走下來一位戴著斗笠的女子,旁邊的丫鬟攙扶著女子走進了那拉府。

    女子駕輕就熟的來到了那拉福晉的院子,摘下了斗笠,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那拉福晉看到女子,眼里滿是警惕:“蕊兒什么時候回來的,怎么也不提前告訴大伯母一聲呢?”

    “那拉蕊兒給大伯母請安,大伯母安康。”那拉蕊兒一邊說一邊婀娜多姿的行了一個禮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禮,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謝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那拉蕊兒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,問道:“大伯母,我離開京城一年來,怎么再次回來就聽說四阿哥中毒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倒是靈通。”那拉福晉并沒有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聽聞姐姐被賜了婚,這可是天大的喜事,萬一這四阿哥要是……那姐姐可怎么辦呢?”那拉蕊兒面露憂愁,接著說道:“我本是姐姐的堂妹,按理不該說過格的話,可我真的替姐姐難心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,四阿哥身為皇子,上天會保佑他的。”那拉福晉想女兒了,自個的孩子說話從來不虛偽。

    “蕊兒在外面學習了醫術,大伯母可以讓蕊兒進宮給四阿哥治一下,說不定能行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醫都不行,你能行?”那拉福晉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術業有專攻,說不定蕊兒知道的就能治好四阿哥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那拉福晉抬眼瞧著那拉蕊兒,冷冷的說道:“你在打什么主意別以為我不清楚,你想借著給四阿哥看病的機會,到時治好了四阿哥,然后讓皇家欠你一個人情,皇上一高興必定會賞你,那么你就會跟皇上說,要嫁給四阿哥,我說的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大伯母還真是了解我的心思,那么你會送我進宮給四阿哥治病嗎?”那拉蕊兒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那拉福晉氣得手直哆嗦,奈何她還不能把那拉蕊兒怎么著!

    “我的阿瑪是為了救大伯父死的,我的母親殉情了,想我無依無靠生活在那拉家,大伯母是不是得心疼我一點呢?咱們明人不說暗話,是想救四阿哥,還是讓他等死,就看大伯母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真是坦白,要不是我念著你阿瑪的人情,能留你到現在嗎?”

    “蕊兒當然明白,可大伯母在選秀之前把我弄走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。”那拉蕊兒始終面帶著笑容,看著人畜無害。

    “不把你支走,讓你搶我女兒的人生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伯母還真是坦白啊,那么你會讓我進宮給四阿哥治病嗎?”那拉蕊兒問道。

    那拉福晉沉默了,她很了解那拉蕊兒什么樣,只要說能治,那絕對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可是,要是真讓那拉蕊兒進宮的話,那么她一定會想盡辦法嫁給四阿哥,到時以婉純的性格,肯定敵不過她!

    治,會給自己女兒帶來痛苦,不治,自己的女兒同樣會痛苦!

    那拉福晉陷入了兩難的局面。

    蘇婉純離宮尋找滕忘川被康熙刻意的隱瞞了,就連費揚古也不知情,所以宮外誰也不知道,都以為胤禛快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時間不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那拉福晉打算帶那拉蕊兒進宮。

    “謝謝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這時,費揚古開心的從外面走了進來,當看到那拉蕊兒后,臉色立馬黑了:“你怎么回來了?!”

    “大伯父不想見到蕊兒嗎?”那拉蕊兒假裝傷心的問。

    “少來這一套,當初你害婉純的事兒,我一直記得呢!”

    “只是誤會。”那拉蕊兒一點也不怕費揚古。

    那拉福晉氣得牙直癢癢,奈何你還真不能把人家怎么樣:“爺,你回來這么早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婉純前不久出京去找千毒教的教主,人家昨天回來之后,就給四阿哥解毒,今天說臉色都恢復正常了,還有一天就能把身上的毒全解了!”費揚古高興的將這個好消息告訴那拉福晉。

    那拉福晉聽后仰天大笑,然后對那拉蕊兒說道:“你回來的真不是時候,要是在四阿哥中毒當天回來,你的計劃就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那拉蕊兒忿恨的瞪了一眼那拉福晉:“大伯母你別太得意,我的院子還在吧,我得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隨你。”那拉福晉此時的心情別提多爽了!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四肖免费期